与往年相比,今年邮票市场一个值得重视的现象与事实,就是新邮发行后下跌速度很快,短期跌幅大,而且尽管发行量大幅减少
      有的品种一上市就破发,比如华佗小型张,冬奥会场馆小型张,儿童画作品选等。新邮在大幅打折、破发的状况下,市场承接盘极少,
      只能压着,只能会给中邮库存造成越来越多的积压。
            上述现象与事实足以表明,要促使邮票市场走出困境,从政策层面上而言,仅靠减少发行量无济于事。中邮一直认为,只要有预
      订户支撑着,每年完成应有的预订量,新邮销售便不成问题。其实这已经行不通了,今年的状况很清楚,包括预订户在内及各集邮公
      司大货都很难卖出去。有篇文章题为【邮票不涨起来,就没有人来买】,虽然其有的看法我不太赞同,但他在表述一个观点,市场要
      有赚钱效应,有赚钱效应就有参与,有参与便有资金投入。现在邮票市场并非没有资金去做,而是没有赚钱效应的品种可做。你中邮
      集团各集邮公司将邮票打折卖给大户, 大户又加价抛到市场,卖不掉再降价卖, 这样不越做越糟糕吗? 不可否认,2020年发行的邮
      票亦曾同样呈现普遍下跌,但毕竟还有短暂赚钱效应,比如抗击疫情邮票, 年度小版8全等。2021年已过半,市场带来的是什么?除
      了跌还是跌,不仅新邮跌跌不休,连带已发行了多年的次新邮有的竟然创出历史新低。
            所谓作茧自缚,中邮集团饥饿的营销策略今年在市场完全失灵,换来的只是一堆堆的纸张。因此,适应市场,彻底改变当前的营
      销策略是关键,首当其冲应全面销毁库存;不销毁,出货价格普遍越来越低,不仅货仍然出不去,还会拖累市场走向更低。其次就是
      终止低于面值倾销的同时,对早期发行的编年邮票进行科学评估与调价。几十年前,原邮电部为了与国际接轨,适应国内市场经济需
      要,对发行期�一年以上的邮资票品进行了调价,对邮票投资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现在相隔那一次调价已几十年了,这几十年中邮
      资票品定价一成不变,是该对有的邮资票品在科学评估的基础上进行调价了,以促使邮票投资更加适应市场经济的发展。第三,逐渐
      放开网上定价即时即卖销售邮票。 原有的预订用户销售方式5年之后会发生很大变化,因为现有预订户已老龄化逐渐会退出邮市,即
      使新进场的亦仅凤毛麟角。因此往后邮票销售即时即卖已成为必然趋势,早着手早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