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曾经在游乐园玩过,坐过过山车等高速旋转的机器,你可能知道眩晕是什么样的感觉:感觉世界在你周围旋转,自己也站立不稳。但如果你的眩晕不是发生在坐过山车等人为的加速旋转的前提下,那便需要重视,因为眩晕有很多种疾病可以导致,眩晕不是疾病的名称,是一种症状,就好比发烧,病毒、细菌、结核、真菌感染都可以导致发烧,但发烧本身不是一个疾病的名称。眩晕也是一种症状,从大体上来说,眩晕症状主要分为两大类:中枢性眩晕周围性眩晕

之所以划分为中枢性眩晕和周围性眩晕,是因为二者眩晕所累及的病变在不同的位置,一个在脑干、小脑眩晕中枢司令部,一个在耳朵。由于中枢司令部各种病变导致的眩晕我们称之为中枢性眩晕,由于耳朵的各种原因导致的我们称之为周围性眩晕。可能有人会问,那中枢和周围连接的地方呢?一般来说,和眩晕相关的中枢和周围主要靠前庭神经相连,那前庭神经受到影响后是归到哪一类呢?靠近中枢的地方,比如在延髓脑桥的前庭神经核团,归为中枢性眩晕;但出了脑干(延髓)之后的前庭神经一般认为是周围性的成分。

哪些疾病可以导致引起周围性眩晕?

周围性眩晕是最常见的眩晕类型。大多数情况是由内耳的问题引起的,内耳和人的平衡有很大关系,出了问题很容易导致眩晕。

耳朵的大概组成分为外耳、中耳、内耳。根据名字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它的位置,内耳是在最里面看不到、摸不到的组织。内耳主要包括前庭和耳蜗。前庭的主要功能是负责平衡,耳蜗主要负责听力。

每一侧的前庭有三个管子,我们称之为半规管,因为它不是完完全全的圆形,是大概三分之二的圆形,里面装着一种液体叫淋巴液,当淋巴液的密度发生变化,淋巴液流动不畅,其他物体进入打破淋巴液的平静、包括半规管结构的改变均可造成对半规管里面的感受器(壶腹嵴)的刺激,壶腹嵴紧连着前庭神经,故而在壶腹嵴受影响后,继而引发前庭神经冲动发放异常,从而引起头晕、恶心呕吐,行走不稳。

前庭的三个半规管

有哪些常见的疾病会导致周围性眩晕?

一、良性阵发性位置性眩晕(耳石症)

耳石症被认为是导致周围性眩晕最常见的疾病。

耳石症的主要症状表现是:一定的位置改变有关系,如躺下、起床、左右翻身、低头、抬头的动作之后,出现短暂约不到一分钟,甚至几秒钟的眩晕;没有耳鸣、耳聋和听力下降;改变姿势眩晕好转,但之后可能会有少许的头晕现象,但不是持续的眩晕,同时也没有手脚麻木无力。耳石症导致的眩晕症状严重、恶心呕吐非常难受,但是症状突出,感受强烈不意味着该疾病非常严重。在体位改变后医生可以通过体格检查发现异常的眼球震颤(人为不能控制的眼球摆动)。

发病机制:本来应该在内耳椭圆囊内的耳石脱落到了半规管里,刺激了半规管里的淋巴液,引起了壶腹嵴感受器的异常,刺激了前庭神经从而引起了眩晕,恶心呕吐,行走不稳

治疗:复位是耳石症的首先治疗方案,部分患者经复位后可以达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也有患者在复位治疗后仍然偶残留的头晕感,可以配合倍他司汀口服和前庭神经康复治疗。

预后:其实有些病人的耳石症在大约经过5-7天的休息后可自行缓解,但是不建议您在眩晕发作的时候不去就诊,更不要因为本文提及部分耳石症患者可以自愈而不去看病。首先您不是医生,你的判断和诊断可能未必准确,也有可能不是耳石症,另外即便是耳石症,万一是耳石症里比较复杂的类型或者是持续时间大于1分钟的还是需要到医院找专业医师诊断、治疗;

二、前庭神经炎

前庭神经是架起和眩晕症状相关的中枢和外周器官平衡觉的桥梁

前庭神经炎的主要症状表现:前庭神经炎又称前庭神经元炎、迷路炎(合并有听力改变时称为迷路炎)或者神经迷路炎。临床特点是迅速发生的,自发性的,和位置没有明确相关性的重度眩晕,同时伴有恶心、呕吐及行走不稳的现象。听觉正常时为单纯的前庭神经炎,但若合并有听力损伤则为迷路炎。

发病机制:该病发生的原因据目前的资料提示可能和病毒感染侵犯前庭神经有关。有前庭神经炎的患者一般在1-2日出现严重的前庭症状,如眩晕,恶心呕吐

治疗:该病的治疗包括急性期皮质类固醇和抗病毒等药物的应用及前庭康复治疗。

预后:该病也为良性、自限性疾病(一定程度上可自愈,大多数患者能够痊愈),但是,该病的症状可能会持续约数日或数周,但之后残留的非旋转性头晕和失平衡状态可能会持续数月。有少数病人可能会出现复发,但有报道说有15%的患者后来发展为耳石症

3、 梅尼埃病

梅尼埃病的主要临床表现特点:发作性的眩晕,感音神经性听力损伤和耳鸣。主要表现为可引起突发性的严重的眩晕,伴有典型的旋转性和摇摆感,时间可持续几分钟到24小时,会引起恶心和呕吐。听力损失为感音神经性,通常呈波动性且常首先影响低频听力,听力图可以检测出。听力损伤可随时间而进展,通常在8-10年间导致患耳素有频率的永久性听力损失。听力的波动性下降通常伴有强烈的耳胀满感或耳内压迫感或者患侧头部压迫感。

正常人和梅尼埃患者的迷路对比

发病机制:主要原因是半规管内淋巴积水伴迷路扭曲变形和膨胀有关,发病原因可能和慢性中耳炎、自身免疫性疾病、耳硬化症、梅毒、外伤等可能有关

治疗:首先要注意生活方式的调整,梅尼埃病的诱因可能和高盐摄入,咖啡因,酒精,尼古丁,压力等有关,尽量避免这些诱因,急性发作期可应用前庭抑制剂,如抗组胺药物或者抗胆碱药物以及苯二氮卓类药物;另外利尿剂和倍他司汀可以减轻淋巴积水,另外类固醇激素治疗梅尼埃病也是有效的。在药物治疗基础上建议同时联合前庭康复治疗。手术治疗:包括庆大霉素鼓室内注射,迷路切除术和前庭神经切断术。

预后:梅尼埃病是一种慢性病,患病者需要有合理的治疗预期,症状通过治疗可以缓解但治愈率较低

有哪些常见的急危重症疾病导致中枢性眩晕?

周围性眩晕症状可以很严重,头晕可以非常厉害,病人非常难受,但是完全不致命,没有生命危险,但是病变发生在脑干小脑部位导致的中枢性眩晕却是病情严重,并危及生命的。有时候眩晕的感觉并没有周围性眩晕来的强烈,但它却是极其凶险的。

最常见的导致眩晕的危及生命的中枢性疾病:

急性脑干梗塞、脑干出血

延髓梗塞

脑干出血

二者的共同发病原因:三高、高同型半胱氨酸血症,吸烟喝酒、年龄增长等导致的动脉硬化。动脉硬化可以导致动脉粥样斑块的形成,堵塞血管或者脱落之后前行到远端更细的血管堵塞形成脑细胞缺血缺氧导致脑梗塞;动脉硬化可以导致血管弹性变差,血压升高或情绪激动时血管破裂导致出血;

导致脑梗塞的其他原因:血管畸形、风湿免疫性疾病导致的血管炎、消耗性疾病导致脑血容量不足、血液系统疾病如真性红细胞增多症等

导致脑出血的其他原因:淀粉样血管病变、动脉瘤、海绵状血管瘤、其他类型的血管畸形等,抗凝药物,抗血小板聚集药物的使用等。

动脉瘤

发病形式:快速、突然,脑梗塞的发病多无明显特异性的征兆,脑出血可在情绪激动、饮酒、便秘时更容易发生,但安静状态下也可以发生

区别于周围性眩晕的原因:中枢性眩晕往往不只单纯表现为眩晕,往往合并有其他神经症状,为什么呢?因为前庭神经的中枢部分在脑干(延髓、脑桥附近)首先聚集,主要为前庭神经核团,分前庭神经上、下、内、外四个核团,但是脑干和大脑相比来说较小,然而却是众多神经集中的部分,如管理四肢力量和感觉的锥体束和皮质脊髓束,管理眼球活动的动眼神经、滑车神经、外展神经;管理面部感觉的三叉神经核团,管理面部肌肉的面神经核,管理听觉的耳蜗神经核,管理平衡觉的脊髓小脑前束和脊髓小脑后束,管理吞咽的舌咽神经和舌下神经核,管理呼吸心跳的迷走神经背核等等以上这些在脑干部位和前庭神经核团可谓是紧紧相邻,因为脑干很小,所以神经非常集中,一旦损伤,单单累及一种神经的可能性很小。所以会出现除了眩晕之外的其他症状。

脑干错综复杂的神经传导束和核团

中枢性眩晕合并的危险症状:吞咽困难、饮水呛咳、声音嘶哑、口角歪斜、肢体麻木无力、面部麻木、呼吸异常等,假如在眩晕的同时合并有这些症状,你需要立刻呼叫120紧急前往医院。因为这种情况随时有生命危险。

治疗:一般这种情况到了医院医生会告知病重,针对脑梗塞的治疗假如去的及时可以在医生评估后行溶栓或者取栓治疗;脑出血的量到一定程度需要手术治疗;具体得需要医生根据患者的整体情况予以评估。

预后:多数人有生命危险,也有部分患者抢救过来,但多数会留下影响生活质量的后遗症。

1. Neuhauser HK. Epidemiology of vertigo. Curr Opin Neurol. 2007;20:40–46. [PubMed] [Google Scholar]

2. Brandt T, Dieterich M, Strupp M. Vertigo – Leitsymptom Schwindel. Darmstadt: Steinkopff; 2003.[Google Scholar]

3. Karlberg M, Hall K, Quickert N, Hinson J, Halmagyi GM. What inner ear diseases cause benign paroxysmal positional vertigo? Acta Otolaryngol. 2000;120:380–385. [PubMed] [Google Scholar]

4. Brandt T, Steddin S. Current view of the mechanism of benign paroxysmal positioning vertigo: cupulolithiasis or canalolithiasis? J Vestib Res. 1993;3:373–382. [PubMed] [Google Scholar]

5. Semont A, Freyss G, Vitte E. Curing the BPPV with a liberatory maneuver. Adv Otorhinolaryngol. 1988;42:290–293. [PubMed] [Google Scholar]

6. Strupp M, Cnyrim C, Brandt T. Vertigo and dizziness: Treatment of benign paroxysmal positioning vertigo, vestibular neuritis and Menère’s disease. In: Candelise L, editor. Evidence-based Neurology – management of neurological disorders. Oxford: Blackwell Publishing; 2007. pp. 59–69. [Google Scholar]

7. Brandt T, Huppert D, Hecht J, Karch C, Strupp M. Benign paroxysmal positioning vertigo: a long-term follow-up (6-17 years) of 125 patients. Acta Otolaryngol. 2006;126:160–163. [PubMed] [Google Scholar]

8. Halmagyi GM, Curthoys IS. A clinical sign of canal paresis. Arch Neurol. 1988;45:737–739. [PubMed] [Google Scholar]

9. Theil D, Arbusow V, Derfuss T, et al. Prevalence of HSV-1 LAT in human trigeminal, geniculate, and vestibular ganglia and its implication for cranial nerve syndromes. Brain Pathol. 2001;11:408–413. [PubMed] [Google Scholar]

10. Strupp M, Zingler VC, Arbusow V, et al. Methylprednisolone, valacyclovir, or the combination for vestibular neuritis. N Engl J Med. 2004;351:354–361. [PubMed] [Google Scholar]

#今日头条青云计划# #健康科普排位赛# #丁香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