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丁酉鸡”大版票的发行,“丙申猴”大版票就开始慢慢地变脸了;到了“戊戌狗”“己亥猪”“庚子鼠”大版票登场之时,这种情况变得越来越严重了,并且是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

“可就是这样,仍有许多集邮者和投资者未能幡然醒悟,继续抱残守缺,最后也就剩下一堆难以下咽的“骨头”了;这能怪谁呢,只能怪自己太怜悯了,太善良了,太想当然了。


新邮的定位及走势是最能衡量市场强弱的一个最直接地指标,无论是集邮者投资者还是发行者都以此为中心坐标来把控自己的行为。

集邮者面对高溢价的新邮肯定都非常愿意预订,投资者面对高溢价的新邮肯定都有参与其中的冲动,这些都是发行者最愿意看到的场景。

但是,一旦这种场景出现重大逆转,集邮者投资者乃至发行者都是输家,在此关键时刻,发行者绝对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一定要拿出壮士断腕的举措来挽回败局。

要不然只会越陷越深,最终甚至会到了难以自拔的地步。

2018年至今的新邮减量措施,还是那种不痛不痒的敷衍之法,没有起到什么基本性的效果,因为新邮的高密度发行只会将原本就处于干涸状态的蓄水池一步一步地吸干,将市场推向一个更为尴尬的地步。

市场之所以萎靡不振,一个最为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供求的严重失衡,这种严重失衡将会随着新邮的越来越多而变得更为失衡,这种越来越严重的失衡,必然导致资金流入步伐的减缓乃至停滞,新邮大面积打折就是这种情况的集中体现。

在资金异常短缺而新邮又不断地开闸放水之时,大量销毁新邮方能在一定程度一定时间之内改善市场原本疲弱的运行态势,但也不能抱有过高的期望值。

因为积累的问题太多太复杂了,它不是单单地依靠一两个政策就能解决的,要有一个渐进的过程。


来源:聚藏